他有艺术品外表下艺术家的灵魂.

粒爷的词总是合我心境.

“笑自己情绪太泛滥形只影单,
自嘲成习惯,
多敏感又难缠。”

瞎98想的

黄教授说:“我女朋友呢,计算机系的,跟代码打交道的,这样的人似乎冷练一点。”

咩秀在旁边捂着嘴笑了。

“你说冷练的时候,好像在说猪肉哦。”

泯然众人

这四个字是特别可怕的

new romance

今天在电梯里遇到了咩秀,咩秀还是很好看的,虽然排练见过无数次她生病的时候憔悴的脸,但必须承认她是很好看的姑娘,况且她还总是化着那么精致的妆。

“你实锤了嘛咩秀?”我毫不客气的直接问了重磅问题,不过没提黄教授的名字。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搞到一起的,但是雪莉发了一次他俩在地一一起吃饭的背影,Serena又发了一次他俩在八号楼底下的身影,我大概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还没锤呢。”咩秀说,言外之意就是离锤不久了。

真好,我默默想。

“快锤吧,等你们俩呢,等你俩锤了,就剩我和雪莉了。”

咩秀笑了笑,电梯到了一层,我走出去问她,“你俩是谁先约的谁啊。”

咩秀坦诚的说:“我约的他。”...

我爱的你——写于赵雨涵19岁之际

赵淡淡十九岁了。

每年都是这样,每年只有20天,我和赵赵是名副其实的同龄人,到了11月18日,赵赵就又是我的姐姐了。今年赵赵19岁,我和她相识于六年前,她十三岁,我十二岁,想起来,我们都是刚好参与了彼此的豆蔻年华。

说起来我与赵赵朝夕相处的时间也不过就是两年多,我们都是真真正正的少女的时候,隔着大洋都可以传递无尽的思念,一两句话就可以传达彼此的心思。但后来不管是初三毕业,分开快一年之后,还是高中毕业,分开快四年之后,我们还能一起走在苏州或东京的街头,一起拖着箱子买街头小吃和小裙子,说说很多年来没能好好诉说的事,我想在我心里,我和赵赵不算真的分开过吧,即使缺少的很多共同经历没能让我们太多的参...

Her

我想起她
她坐在琴凳上
约莫有点驼背
她的眼神有些昏暗
可是看着琴键的时候
还是有隐约的光亮

灯光亮起
她伸手弹下第一个音节
白光的照耀下
她的手臂苍老 皮肤皱缩 清晰可见

钢琴
她像是抚摸着神的爱物
或者是雕刻着时光的声音
无比虔诚的
虔诚的演奏
手指和身体一同震颤
钢琴
黑白色块
她的生命

她的皮肤松弛的不像样子
时光打散了的皮肉皱缩
我想起二十岁的她
那个小小的教室里的她
她优雅的手臂肌肉
她葱白修长的指节
我想起年轻的她
她飞扬的眉
乌黑的眸子
笑起来时 满天飞扬着闪光的尘埃
我曾经那么爱它
像是神赐给的礼物
惊喜而惊奇

我惊讶的发现
六十多年过去了
当我站在台下 望着那个光下的女人
她结过婚 生了别人的孩子
戒指圈里面 刻着的是别人的名...

【飞咻】加利福尼亚

第一次写飞咻!特别短!
老夫老妻相处模式 全是胡扯
各位随便看看

闵玧其坐在阳台旁边的窗台上。
夜色一点点侵蚀残阳,虽然身下铺着毯子,周围的温度还是在一点点降下来。
他伸手打开了对角的台灯,继续抱着衣服缩成一团,就着光线看手里的短篇小说集。
窗外是看过不知道多少遍的城市交通环线,此时路灯闪烁,天际线残阳如血,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加利福尼亚。
那个有着火烧云颜色的城市,记忆中的样子和眼前的车流晚景重合,让他有些分不清真假。
他又缩了缩。
太冷了。
太晚了。
金泰亨怎么还没回来?

金泰亨开到家附近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周五出城的路上车流汹涌,他却忘了查路况,开出地库就一猛子扎进了车流里。
闵玧其一个电话都没打...

想要文艺的开车 必然要借鉴一下王小波

有关夏天的记忆


2012年的蝉鸣
2013年的灼热
2014年的浅池
2015年的重露
2016年的轻云
2017年的燕子
吾彤昨暮非
她是经年梦

掘墓.[她再也碰不到一个 我这样的人了 我也永远碰不到 她那样的人了]

致亲爱的团长大人:
       
        展信佳。
 
        我从四月开始想你,在结束一段混沌而迷惘的冬天后,开始想你。你沉寂多年的影子在每一个昏沉又朦胧的午后蹦蹦跳跳的在我的记忆力活过来,鲜活起来。我头脑中那个写着“娄羽彤”标签的纸箱,原本被胶带缠了上百圈,在这个四月却开始剥落,要把里面模糊不清的东西展示给我。我看不清,却也无意看清。

  ...

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

后来才知道啊
你也来过长安
还说 以后还要来看看
后来才知道
你也去宋庆龄故居当志愿者了
你知不知道
那年暑夏 你站的那个位置 我日日念想
走过那条街时还想
如果碰到 要怎么说你好
辞帝都去时
却恍然悟到
你我都曾迷失在长安的灯火辉煌
你举目望的是映我的月亮
那座钟楼
那片广场
两双脚
足迹重叠过吗?
那朵云也见过我吗?
朝思暮想 朝思暮想
想隔千里烟波
却只隔亭台几座
你手下的笔抬起来落下
送我的画
有印象吗
科目三还没考过
有一天路上的那辆车里
会是你吗
今天北京机场
走的时候流过泪吗
微信不回了吧
你忘了我吧
首尔的天气好吗?
你在听吗?

你啊

山的轮廓
往西边去啊
淹没在天空的海洋里
那不叫鱼肚白的夜色 温柔
像是谁的白色衬衫被风鼓起
在飞速移动的车上
心脏颤抖
如表盘跳字
不可遏制
思绪要赶上飞艇
前往有你的尽头
我原是
原是爱你的疯子

每一个夜里 咀嚼你的名字
练习写给 你的情书
等梦境碎成 支离的河流
再向记忆 寻求你的面容

您的小祖宗有小情绪了.

Coat hanging at the front door. Missing
Bag on the book shelf. Missing
Shoes near the window. Missing
Your cellphone on my desk. Missing
The one sleeps next to me and hugs me. Missing
All the marks of our time are missing
And I'm here. Missing

记录一个梦📝


2016年4月27日,午休于宿舍.15min.

非常的混乱与不真实,我似乎是因为睡不着开始回忆自己曾经的梦境,我最开始是回忆,而后直接进入了它.
那是一个黄昏的海滩,一个游戏的现场,大约十五个人进入了游戏,全都是我在陕科大的同学.最开始看到的人是周钊,他把自己埋在了沙子里,只露出了个头,旁边沙子上插着一个白色的牌子,似乎是为了提醒别人自己的位置.其他人在离海较远的地方,而我站在周钊附近,向他们走去.这时突然有人开始慌乱的大喊:“人都不见了!”接着又有人喊:“七八个人都蒸发了!”这是显而易见的,我环顾四周,沙滩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我只是有一点惊慌,因为我知道梦境的全部走向,第一关消失的人会在后面...

快拿起笔啊 刷啦刷啦

一个脑洞


退伍军人Riley,1985年出生于中国上海,母亲为上海知青,父亲北方人,籍贯生日不详,70年加入中国某情报组织,87年被通知失踪,之后杳无音讯。Riley成年后曾经搜索父亲的档案,发现其在1972年被消除户籍档案,具体何人所为已查无可寻。母亲在2006年与Riley断开联系,在买菜途中被在菜篮子里塞了一个信封,里面有一份完整的身份信息,她于2006年10月26号离开中国后在瑞典一座小镇里过着普通的生活,有一个叫周衍於的华裔女人照顾她的起居,每年有一笔50万的汇款到她的账户上,账户是俄罗斯的一个互联网公司。Riley的舅舅苏敬经营一家武道馆,从四岁起教导他格斗术。苏敬于1998年离开中国去往日...

无题

沉默的树啊
在风的欢歌里
震荡出松涛
把我的 我的小船
送回到黑暗的远方

种草这个app。
小记。

It rains cats and dogs.

Rose'N Gun 01

玫瑰与枪炮


“ Our Father which art in heaven, Hallowed be thy name.


Thy kingdom come. Thy will be done i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


And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forgive our debtor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thine is...

10.17


6:20的铃声响起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关于物理的梦。伽里略的小球从斜坡上滚来,我的脑子就开始自顾自的思考了。从25到40,关闭闹钟后的叫早我根本没有听见,只有小球,小球,和小球,在我的脑沟里翻滚,蹂躏着我因为熬夜而脆弱不堪的神经。
那是机械性的思考,睁开眼睛的同时,思绪全部都飞了出去。我看见整道题的步骤像是打字一般出现在了那张图下边,之后如尘雾一般伴随着阳光的到来消失不见。

至柔已经走了,我是第二个醒来的。满眼满世界飘扬着的尘埃,都是我毫无规律的思考。

摸到眼镜后爬起来,又是一天,今天,月考。

艾青,一个用嘶哑的歌喉创造难题的伟大诗人。
f(x),一个不好好混娱乐圈非要来拉低我们成绩的女团...

春风十里不如你.

东山岛

死于1835年


我死在白日喧嚣的尘埃里
红灯 玻璃
他们哭的声音像汽车鸣笛
只有你在角落里
不声不息

我死在流动的阑珊和花影里
白鹭 霜起
花灯又点亮了四时的柳巷
只有你在锦屏后
不问不理

我死在终日乏味的晨光里
流光 声影
帷幕下演着谁的黄粱一梦
只有你在故事中
不言不语

Ms. Lawrence in wonderland 1

梦境戛然而止.
“第四天快乐.”一道声音在脑海中炸响,头脑也随即恢复了清醒,我环顾四周,旅店狭小拥挤的房间里没有任何人.
“...雷文?”我迟疑了一下,对着虚空问道.
“是我,很抱歉语音系统第四天才开启,但是我想你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
“适应?让一本书适应人类的生活可没那么简单.”我打开背包,装备好我初到这个世界时买的那套衣服,“不过RPG模式倒是方便.”
“你喜欢就好,这个世界本来就是造出来给你们玩的,你脑补的一切在这里都会实现.”
“校长的寒假礼物?”
“算是吧.”
“有趣的东西.”
我偏过头,向窗外望去.这里是一个小镇,根据地图显示,位于第八界-未央界的南部,编号08171,属于中级镇,靠近南边的一片森...

大名BlackyBlanky.解释为黑色的空白的,引申义就是不存在,直白点就是小透明.
没墨水没文化没见识.
就会BB.
对.

学生狗.
梦想远大.
想当海洋生物学家.
但是至今还觉得地球是七大洲八大洋.
自己觉得没戏.
总是被月考摧残的没人样.
政史永远不及格.
除了作文能上得了台面其余废渣.
拿河图的歌词和游园惊梦的戏词揉了篇文.
老师美曰其名“文化散文”.
呵呵.

说文手还要加个渣.
没有不瓶颈的时候.
四天憋出俩标点说的就是我.
怎么有脸说自己是文手说的也是我.
小学生文笔.
世界观庞大故事情节逗比.
百合耽美倒都写得来.
后妈.
不虐主角心不死.
不苏不姓谢.

我以为我是谁.
我是你们喷的B.B啊.

百年之后我还爱你

不要问那个题目什么意思.
礼赞之诗-PSALM企划 自己女儿和淡淡家的
百合戏份其实很少...总之圣诞快乐!!!

🎄🎄🎄🎄🎄🎄🎄🎄🎄🎄🎄🎄🎄🎄
“朝歌,起床了哦,你答应我今天要去买东西的.”房东兰德小姐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朝歌扣好了衬衣的扣子,顺手捞起扎起齐肩的头发,系上一根黑色的丝带,打开门探出头去:“稍等一下哦,马上就好啦.”朝歌犹豫的看了一眼床头挂着的黑色斗篷, 想起昨天天气预报报导的恶劣天气,还是披在了身上,才走出房间.兰德小姐站在楼梯的最下方,仰头向她露出一个微笑。“早上好,小朝歌.”“早上好,兰德桑,今天穿的真是漂亮呢.”年轻的房东小姐穿着一件剪裁合身的墨绿色垂感...

终于又见地月歌TuT

麓原:

人物资料缓慢补全中_(:з」∠)_!

跑得太急从楼梯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下,随便一擦酒继续去外面玩儿了结果现在两个膝盖都是紫的……不作不死我怎么就是不懂呢……(挺尸

多读书,少睡觉
境界不达就练,要不然瓶颈一辈子都憋不出来一篇好文章.

1 / 2

© 西巷 | Powered by LOFTER